上将许世友

发布日期:2020-08-10 02:52   来源:未知   阅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上将许世友》是由江苏省文化产业集团、八一电影制片厂、北京懋伯兰文化传播公司、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文工团、中国唱片总公司和中央电视台于2006年联合出品的军旅题材电视剧,由安澜执导,张秋歌范明叶欢高兰村等主演

  该剧讲述了许世友将军传奇人生故事,着力展现一位忠于党、忠于人民,光明磊落、诚恳率直,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个性将军。

  1985年10月22日下午3时左右,南京军区现任和前任领导,都匆匆赶往军区

  总院。共和国 的开国元勋,1955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三星上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许世友将军与世长辞。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奇迹般地死而复生,在弥留的最后一刻,将军的神思飞进了那血雨腥风的岁月。年轻的许世友凭着自己高超的武功,逃脱了李静轩反动民团对农民协会血腥的虎口,被迫从戎,在军阀吴佩孚的军队混口饭吃。在队伍里,他结识了员胡德奎。在反动军阀的大清洗中,从枪口下救出了胡德奎,并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起义失败后,他冒死回到老家看望自己的老母亲。李静轩反动民团正在疯狂地迫害他的一家,许母一家相依为命备受煎熬。许世友丢下了母亲、妻子、儿子率领农民杀出重围,参加了刚刚组建的中国工农红军。

  许世友一到部队,赶上了围攻段家畈李静轩的反动民团。李静轩气焰嚣张,部队进攻受阻,许世友按捺不住内心强烈的复仇心理。团长王树声一声令下,他手举大刀,冲进了段家畈,刀劈了李静轩。战斗中胡德奎身负重伤,等他从民团手中搜回药来,胡德奎已经牺牲。许世友悲痛欲绝,归罪于卫生员李海东,被王树声关了禁闭。

  许世友接替吴德江担任了排长,李海东也被分配到他们排任副排长,他拒不接受,鲁莽行事,被下了枪。正赶上部队要进攻花园镇,已经离队的许世友与部队展开了一场无声的急行军。他的倔犟和任性,王树声也无可奈何。在捣毁花园镇的战斗中,李海东牺牲在敌人的包围之中,许世友大显神威又建奇功。

  红四方面军被迫退出鄂豫皖苏区突围。部队向川陕转移中,全军被军围堵在漫川关,弹尽粮绝、人困马乏。许世友接受了突击队的任务,他杀了自己的战马,身先士卒,勇猛拼杀,投入了一连串空前激烈的苦战,突破了敌人三十万大军铁壁合围,为全军打开了通路。 1933年川陕苏区挫败敌人“三路围攻”后,许世友任第九军副军长兼第25师师长。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边境立住了足。激发了许世友的豪性,在和川陕游击队的会合中,许世友把王维舟灌得烂醉。校场比武的擂台上,许世友漂亮潇洒的招式制服了刺客,机智地保卫了苏区领导。

  敌人的六路围攻开始了,他指挥三个团参加著名的万源保卫战,坚守大面山。许世友严厉地撒了团长张万林的职,摔了他送来的两瓶酒。战斗到白刃化,部队几乎顶不住了,他坚持“你顶,就顶着了”,八角帽往下一拉,高举一把鬼头大刀,亲自带领敢死队反击,和敌人由军官组成的敢死队较上了劲。大刀在他手上神出鬼没,舞起来真到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境界,就像飞花摘叶,战场上敌人人头纷纷落地。在这次规模最长,也最为激烈的防御中,许世友打出了威风。团长张万林和众多将士血洒疆场,许世友感到深深地内疚。

  为了策应中央红军北上,红四方面军发动了西渡嘉陵江的战役。与中央红军会合。与此同时,张国焘统治下的红色恐怖、人人自危的严酷政治斗争的阴影还笼罩着部队上下,许世友与曾中生神秘地会面。

  战役胜利的喜悦,许世友接受了战友们的安排,相中了红军女战士李明珍,并相爱结了婚。新婚仪式上,他先拜娘,令人哗然。第一天,他迟到了,自罚扛炮。在这期间的恩爱生活中,他也从不允许妻子介入他的政治生活。长征中,张国焘自恃人多势众,与中央发生重大分歧,搞分裂主义。茫然中的许世友闻知曾中生被害,心灵受到强烈震撼。他强忍悲痛接受任了骑兵军师长的任命。由于部队新组建,军纪较为混乱,为了整顿军纪,他用驳壳枪甩手一枪,子弹打飞了排头兵的帽子,他自己的乡友和老部下为之愕然。部队面貌焕然一新。第三次过草地,他指挥骑兵部队担任前卫,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筹粮筹款,沿途进行频繁的战斗。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陕北,许世友进了陕北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学习。由于张国焘的错误,他受到牵连,经历了人生最严峻的一次考验,差点丢了脑袋。因为反张国焘路线的一些过火言语和过激行为,使许世友陷于极度的苦闷之中,尤其是西路军失败以后,他对反张国焘的认识基本上动摇了,自己跳了出来,酿成一个大事件。他联络了一些原红四方面军的旧部,准备逃回川陕根据地打游击,以此来证明自己革命的决心。这就是著名的“拖枪逃跑事件”。东窗事发,他们被逮捕了,准备接受最严厉的制裁。这时与毛主席演了一场不打不相识的悲喜剧。同时他最心爱的人,剪烂了给他新织的毛衣,递给他一封绝交信,许世友心灰意凉、悲痛万分。生死关头,要见他,他竟敢提出要带枪见。不仅允许把枪还给他,还亲自帮他压上子弹。主席的真诚和坦荡,使他心悦诚服,热泪盈眶。从此,他忠心耿耿地跟随毛主席,南征北战。

  随后,他开赴抗日前线,任三八六旅副旅长,与陈赓一道,在香城固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歼灭日本鬼子一个加强中队。紧接着受中央委派,开辟山东抗日根据地。临行前,许世友断然拒绝了与李明珍的爱情。从警卫员手中要回了自己的小酒壶,把警卫员留下,踏上了征程。许世友到了胶东根据地后,形势极为严峻,部队几乎无立足之地。在就职演说上,许世友响当当地说,“我来胶东是打仗的,太平我不来,我来不太平。”一口气吼出七个“打”字,要打出山东新局面。披坚执锐、说打就打。十六团打旺远,他亲自坐镇,但只说了三句话,看了一夜“三国”;打灵山,他事无巨细,把聂凤智从病床上拉下来,指挥作战。他率领军民与日、伪、顽在渤海之滨和清河两岸开了激烈的斗争,把胶东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各式各样的伪司令一扫而光,根据地的地盘越打越大,打出了一个崭新的局面。

  打下汉奸赵保原的老巢万第之后,在军民庆胜利的祝捷声中,在副司令吴克华和后勤部长高大山的张罗下,他和农家姑娘田普相识,“就是她吧,”一锤定音,举行了简单而又别致的婚礼。解放战争中,他任九纵司令,率部保卫胶东,转战齐鲁大地,取得了一系列辉煌的战绩。又升任山东兵团司令,使胶东成为稳固的根据地后方。

  济南战役开始了,离总攻还有五天,在延安运筹帷幄、调兵遣将之时,脑海里不止一次浮现出前线那个不是和尚的“许和尚”,亲自点了他的将。许世友犹如猛虎出山,急风急火地赶到前线。在战役中,面对这个城防坚固的庞然大物,许世友提出“牛刀子战术”要抓住敌人的要害部位,集中兵力火力,杀出一条血路,像一把铎利的尖刀,直插敌人心脏。经过几天的激战,双方形成僵局,战斗到了白热化,许世友果断地支持聂凤智坚持最后一瞬间,决定一鼓作气继续攻击。九纵首长登上城楼。彻底歼灭守军11万,活捉王耀武,攻占了济南府。这是许世友军事生涯中一篇最为得意的杰作。在以后的历史重大转折关头,许世友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实现了他“活着尽忠,忠于毛主席,死了尽孝,为老母亲看坟”的诺言。写下了辉煌的革命人生,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中国革命史上的一代名将许世友,因病去世。王震受委托飞抵南京,参加许世友的追悼仪式,并对他的土葬问题做了说明。解放前,许世友为逃恶霸李静轩的追捕,告别母亲、妻子逃到洛阳。为吃饱肚子,许世友结石了吴德江,当兵到保安大队。许世友、吴德江惊喜发现两人碰巧同年同月同日生,即结为弟兄,保安队高队长为娶三姨太逼大家凑份子送钱,士兵们不满。吴德江最终被逼带大家投奔红军,许世友留下回许家岙探母并找李静轩报仇。一心想杀李静轩报仇的许世友并未如愿,再次逃走后参加了红一军,与吴德江意外重逢。为夺李静轩的武器,许世友、吴德江参加了王树声指导的战斗。战斗中许世友表现突出,亲手杀了仇人李静轩。吴德江身负重伤。在吴德江的极力推荐下,许世友按替吴德江担任排长工作,吴德江表示先安心养好伤,以后愿意永远待在许世友身边。

  张国焘被派到鄂豫皖中央分局任主席,邂逅许世友后,对他的军事才能大加赏识,破格将许世友从连长提拔为营长。为保住孙子,给许家留条根,许母被逼力劝儿媳朱锡明带儿子改嫁。许世友不仅打仗勇猛,抽空还注意学文化。张国焘搞肃反,很多人被打成反革命,包括的妻子和特委书记郑东胜。由于张国焘的着重,许世友又被提拔为团长。面对一时的混乱局面,许世友大惑不解。尽管在困惑中,许世友坚信正不怕影子斜。上级派三十四团到白雀园搞肃反运动,许世友闷闷不乐只有喝酒。

  张国焘主持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大家都要交了枪,才准进入会场,只有许世友不听从,张国焘对许世友总网开一面,这次也不例外,破例允许许世友带枪进入会场。在张国焘错误路线的指挥下,红四方面军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情况十分危急,许世友冒险让审干队人员上前沿杀敌,结果大部分人都牺牲了,李全有活了下来。张国焘、召开紧急会议,商讨突围方案。许世友的三十四团被总指挥派当突围尖刀,许欣然接受命令,严格组建突击营,并自己担任营长。突围后部队进入四川、群众热烈欢迎许世友所部,敌人闻风丧胆。群众欢迎许世友上台表演武功,展示身手,暗藏的敌人企图对许暗下毒手。

  红四方面军入川后连续打了三此重大战役,歼敌二万余人,使川陕根据地向东扩展了三百余里。此时的许世友已是红九军的副军长兼二十五师师长。许世友勇猛善战,果敢聪明,敌人时时想杀害他。正当黑箭从背后对准许世友时,被发现了,机智勇猛的许世友在敌人还没有来得及下手前,先结果了敌人。在万源防御战中,他担负了最为艰巨的大面山阻击之任务。大面山是敌人进攻的主要阵地之一,敌人进攻激烈,我军缺粮少弹,坚守阵地任务艰巨。担任副军长的许世友,想安排吴德江下去当团长,吴借身体差不愿意去,始终跟随许世友,一直并肩战斗在一起。

  许世友当军长后,组织上为了照顾他的生活,派女宣传队长小刘去他身边工作,被许世友坚决地拒绝了。许世友一心扑在打仗上,一心为红军主力的会合做准备。张国焘与有明显分歧,干部、战士人心不起,思想很不稳定。许世友总是一切从大局出发,从团结出发,配合中央的会合工作。张国焘下令逮捕参谋长郑东胜,许世友既感到费解,更感到难过,但他仍坚持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大原则。部队又要开拔了,这次又要过草地,许世友在见到粮站站长李明珍后,被这个大大咧咧、朴实能干、热情爽朗的姑娘吸引了,他那颗刚毅坚定的心不仅微微一动。

  许世友在得知李明珍也是苦孩子出身后,下决心追求她。干练爽快的李明珍、让许军长几乎是一见钟情。在吴德江的极力撮合下,许世友和李明珍顺利完婚。他们婚后生活美满幸福,许世友粗中有细,对李明珍疼爱有加。陈昌浩召集大家开会,到底是北上还是南下。他们出现了明显分歧,悄悄送给了。毛主席看后不动声色,人叶将电报再送回去,免得陈昌浩疑心。陈昌浩拿着张国焘的批示,逼迫让四方面军走南下路线。正在这时,来到会场,陈措手不及。张国焘亲自看望许世友,许装病不见。许从红军大局出发,不计个人得失,同意调到骑兵师当司令。

  骑兵师是建制、装备不完整的部队,大部分兵都是些老油子,不听招呼。许世友去后,亲自带队抓练兵,翠整顿军容军貌做起,让平时不听话的老兵,变得驯服了。刚到骑兵师不久,突然四方面举的人就来找他,说是中央派许世友、王建安等人去抗大学习。早晨接到通知,当天就必须到保安队报到。没等李明珍回来告别,他们就匆匆出发了。李明珍听官大姐说了去抗大一事,匆忙赶去送行,并将刚织好的毛衣让许世友带上。一天,老许突然不见了,洪学智、王建安到处找他,意外地听老中医说他病了,而且很重。军委首长对许很关心,让他立即住院治疗,可许偏要交请战书上前线。李明珍赶来看住在医院的许世友,许不顾病情,仍喝闷酒。突然,四方面军的一些人要见老许。

  四方面军的人找到许世友,不顾他正在住院,一股脑儿把中央组织批判张国焘的分裂主义,四方面军人心惶惶,个人郁郁不安全都告诉给许世友。听完众干部的诉苦,许世友决心不再受气,带他们潜逃去四川与刘子才会合,打游击、干革命去。在王建安的告发下,被发现了,许世友被拘留,传言要判死罪。许情绪此时落到了最低点,一心只想见最了解他的李明珍。组织上派人劝说李明珍,让他和带罪的许世友划清界限。单纯善良的李明珍,没有经受住残酷斗争的考验,终于答应与许世友一刀两断。接受审查的许世友,一心盼着李明珍来看他,而李却不愿意来。西路全军覆没,幸好向前同志安全返回,毛主席不仅没有责备,反而还安慰他,并让他去看看许世友。知道许世友的脾气,耐心地对他进行该与和帮助。许提出让毛主席还枪。主席答应了,主席还给许世友改名为许世友不要做当官人的朋友,要做全世界人民的朋友。许倍受鼓舞和感动。在许受审期间,李明珍将亲手为他织的毛衣剪碎了,许认为她太绝情,无法再原谅她。

  一年半以后,审查结束的许世友被派到三八六旅当副旅长。李明珍找到旅长陈赓,陈赓请许世友喝酒,帮忙调解,但倔强的许世友没有接受。朱总司令也出面了,许仍坚持不原李明珍。许世友一心要上前线,但总部决定调他去华北党校学习,但许坚持请战去山东,许对旅长陈赓说出了心里话:“我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不忠不义,背叛党背叛革命的家伙,她怎么能怀疑我呢,”许世友最终能不能原谅李明珍,在这件事上,他固执到底。他曾说:“我一不能原谅李明珍,二不能原谅王建安。”临去山东前,陈赓和同志们来送许世友一行,李明珍也来了,他终未见她。看着许世友起码远去的身影,李明珍类泪流满面。

  许世友被派到山东任总指挥,吴德江任参谋长。胶东地区,敌我力量悬殊很大,加上打了几次败仗,士气不振。许世友潜心研究地形、地貌以及敌军兵力的部署,很快就熟悉了基本战况。他决定要打一个好仗,振奋一下士气。政委林皓建议用胶东老主力部队十三团,可许世友却挑了战斗力最弱的十六团,并亲自带队指挥。面对敌人的有力防御,以及没有攻坚经验的十六团现状,林皓和吴德江暗暗替许世友担心,怕这一仗打不下来。许世友带领十六军团旺远,攻打赵保原的碉堡,许却命参谋架床,借书。十团黄团长向他报告部队已部署好了,可以进攻了,许不以为然地说:“没什么,你去吧”战斗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碉堡还没打下,吴德江、林皓很着急。突然有人来报:“报告总指挥,十六团把它拿下来了。”许世友见书还没看完,要带回去再看。在总结十六团打胜仗的表彰会上,许世友告诉大家这次胜仗是十六团自己打的,全体与会者都很惊讶,并倍受鼓舞,觉得敌人其实并不那么可怕。十三团团长长聂凤智,刚动完盲肠手术,就要去收复灵山阵地,而且是许世友亲自点的将。灵山战役是场恶战,许对各个环节都异常关心,力求万无一失。在慰问老百姓时,许见到了在车间干活的姑娘田普。

  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温婉贤淑的农家姑娘田普,吸引了许世友的视线。许总听说她名字叫田普,很高兴,说他们老家就有田普乡。吴德江看到不他对田普感兴趣,心里暗暗高兴,当打听到田普姑娘还未找到婆家时,就决定把她介绍给许世友。在腊梅、吴德江等人的帮助下,乡亲们替许世友和田普办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许将一枚弹壳当定情礼物送给了田普。原警卫员李全友突然来了,看到新婚后的田普,许让他叫:“嫂子”。许询问了李全友老娘和家里的情况后,安排他到十三团当连长。胶东在许总指挥的领导下,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战场上的许世友,几乎是屡战屡胜。

  由于当时严峻局势需要,成立了胶东军区,许世友任东线兵团的司令员。陈毅代表中央刚宣布问命令,他就回来找田普要酒喝,借口说是要庆祝一下,日军派了一万多人来扫荡,胶东军民又面临冬季反扫荡斗争。许司令领兵反敌人拉网扫荡,智勇双全的许世友带部队从正面迎敌破网。当他得知,马石山地区还有二千多群众没有突围出来时,立即派自己的警卫连长带两个排去营救,并把跟随自己的大刀叫给连长,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救出乡亲。中央命令从胶东调走十个主力团去东北战场。许世友想留下聂风智,悄悄让他住进了卫生队。后来他们一直在一起,在胶东打出了一片新天地。蒋介石命令范汉杰要在一个月内消灭许世友所部,他们不仅疯狂扫荡,还利用还乡团和地方武装。还乡团长管大拿抓住了秦大娘和腊梅。

  房东秦大娘遇害身亡,孙女腊梅也面临危险。正在万分危急关头,许世友带兵赶到秦家墩,救下了腊梅。大娘临终把腊梅托付给许世友。失去大娘后的许世友很悲痛,田普日夜照顾悲伤中的腊梅。在田普和许司令的精心照顾下,腊梅渐渐恢复了理智,到后方医院成为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当她得知酒精兑上水可以当酒喝时,悄悄拿了两瓶送回来准备给司令员喝,不想被医院发现,挨了批评。中央命令许世友的东线兵团兵力分两部分:一部分内线阻击敌人,另一部分主力突围外线歼敌。要求突围部队,三万人像一个人一样行动,做到人无声,马不惊。范汉杰虽命黄百韬在二十四小时内追上许世友,但许还是机智地突围出去了。许在山东战功赫赫,成为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的司令员。济南成了一座孤城,蒋介石想放弃,毛主席命令拿下济南城。中央派王建安去和许世友一起打济南,许顾大局,原谅了王。接到命令的许世友连夜赶往前线集

  蒋介石命王耀武一定要保住济南。王耀武决心与十一万守军同济南共存亡。攻打济南是我军首次攻打省会级城市,对扭转战局也有非凡的意义,所以中央对济南志在必。攻打济南的战斗已打响,战斗进行了六天六夜,伤亡惨重,虽攻占了外城部分,但关键的内城攻坚受阻。中央命两个月内拿下济南,现在才第七天,怎么办,是坚持打,还是休整后再打战?许司令当机立断,自己冲到前沿,亲自带领敢死队冲杀。他手拿大刀,不顾危险,冲锋在前,士气大振。济南城终于解放了,歼敌十万人。李全友牺牲。胜利后,许世友亲自做媒,替吴德江和腊梅操办婚事,并主婚。新中国成立了,许世友回家看望母亲。

  许世友见到年迈的老母在种地,心里一酸,跪下喊:“娘”母子相见,喜出望外。许是孝子,给母亲做饭,帮母亲梳头,母子情深,依依不舍。临别时许世友将自己多年随身带的望远镜送给娘,让娘想儿子时拿出来看看。腊梅难产,剩下女儿雯雯,就去世了。德江失去腊梅悲痛欲绝。吴德江带着女儿雯雯要去湖北省军区当副司令,许世友带领全家为他们饯行,并嘱咐照顾李全有的老娘和儿子。许世友将娘接来,想让她享享清福,可娘为不影响儿子,想念乡亲,还是回了老家。许世友让自己的儿子许光回老家照顾母亲,替自己尽孝。毛主席号召干部下连当兵,五十多岁的许世友带头响应。下连当兵的许世友,拒绝连长安排他居住在连部,要求像普通士兵那样被分到六连二班。

  下连当兵的许司令像普通一兵那样,既不搞特殊,也不受优待。二班班长朱志刚对许司令的到来既高兴,又担心。连长给许司令单独弄几个菜。许全分给战士吃了。连领导考虑他年纪大了,不让他站夜岗,他执意不从,硬让站哨的士兵离开,亲自站岗。连里想让他洗个热水澡,就让二班先洗,结果许知道了,让自己和连长最后洗,战士陡都先洗。老许让王秘书把自己的猎枪送来,去山上打了山鸡、兔子,准备给大伙改善伙食,班长朱志刚批评了老许。在队列训练时,老许由于比普通士兵胖,影响队形,被班长一再点名,但老许坚持听令,像普通士兵那样接受班长的命令。朱志刚指出老许打猎是错误时,老许竟一言不发地走开了,朱志刚陷入了矛盾和自责当中。

  因为打猎的事,班长朱志刚和战士刘为树,指出了老许犯的,老许虚心接受了批评,老许很快就成了班长朱志之钢的知心朋友,朱志刚将相上对象的幸福与老许分享。苏联顾问格尼哥柯临行之前来连队看望下连当兵的老许,看到老许和战士打成一片,很是惊讶。当兵期间的老许,严格听令于班长,和战士相处融洽,很快一个月到了,战士们和老许都依依不舍。朱志刚和另外两个战士退伍了,临回家前,去南京看望老许。老许听说班长来了,热情地请他们到家里做客,和他们喝酒、打牌、像当兵时一样亲密平等,不分上下。牌打输了,老许照样贴胡子,钻桌子。许司令对创作很关心,也喜欢亲自抓,鼓励沈西蒙反映火热的现代生活,要求见一见写《南京路上好八连》的吕兴臣。

  吕兴臣来了,许司令表扬了他,并介绍给沈西蒙,要求沈把八连的事迹创作成一台话剧。沈西蒙要求去八连体验生活。许司令对这事很重视,亲自送沈西蒙去八连。许和沈打赌,输了把心爱的猎枪送给他。《霓红灯下的哨兵》就这样写了出来,反映还不错。但许司令不喜欢逃兵那场戏,要沈西蒙改掉,沈坚持不改,戏就搁置下来了。沈西蒙去见总理时,把自己和许司令对戏的分歧说了,总理打算调戏进京演出,让大家评判。许司令听说总理要看这戏,尽管逃兵的戏没改掉,还是同意进京演出。毛主席观后对《霓红灯下的哨兵》大加赞赏,写了著名的《八连颂》。总理请许司令喝酒,肯定了他抓文艺的功劳。许对总理的酒量很是吃惊,总理告诫他: “喝酒要量力而行,不可强人所难”。许司令把猎枪送给沈西蒙,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北京要调沈西蒙走,许想方设法留下他。军队离不开训练,许司令要求敦化若按南京军区的敌情和地形来研究布置作战训练方案。

  南京战区要针对自身的特点,针对沿海守备部队的特殊状况研制作训计划,许司令一直这样做。在抓练兵过程中,推出的郭兴福教学法。许司令很重视,要求全军区跟着学,并分阶段落实。郭兴福战术经验,作为典型向全军推广。许司令夸:郭兴福教得活,教得好,真把兵给练精了要求在推广和宣传上下力气。许司令干事、带兵,很讲实际,最恨搞假,弄花架子。他微服私访时,发现原警卫员任团长的王铁牛在训练中弄虚作假,严肃地批评了他,给本来要提副师的王铁牛,做了降职处分。吴德江又回来了,任军区副参谋长。老友重逢,许司令格外高兴,亲自迎接老战友。吴德江带回了李全有的儿子李梦生,梦生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工作,许很欣慰,将他安排到后方医院。文革开始,吴雯雯参加了造反派并带一班革命小将来找许司令要支持。

  许司令给吴雯雯等小将讲述革命传统,以及自己的光荣历史,小将们听得津津有味,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许司令劝雯雯和孩子们早点回去,自己又忙工作去了。郭兴福被造反派抓起来了,许设法保护他。吴德江也被抓走了,雯雯被造反派开除。文革中到处动荡不安。许司令决定把被抓的老同志秘密移至后方医院,暗暗地保护起来。许司令也面临被抓起来的可能。聂风智突然失踪了,家人也受到牵连。许世友把雯雯和聂风智力的女儿梅梅,送到部队当兵,盼孩子们走正道。毛主席突然接见许世友,许倍受鼓舞,更坚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许参加了毛主席在南昌召开的紧急会议。主席要求许世友多读书,许让秘书找来了《红楼梦》。上海专线突然来电告诉许司令,要他马上赶赴上海。许司令交代,肖永银副司令在这非常时期要多留心,要守好电线集

  肖永银对文革很担忧。许司令在扬州视察,秘书找到扬州市委书记才找到他。叛逃,摔死在蒙古,总理要求看住所有的军用、民用机场和码头。许司令把叛逃未遂的好消息告诉吴德江,吴一下子昏倒了,雯雯和梦生回来探病。许打电话给吴法宪,要求把被打倒的老同志放出来。许世友到处周旋,要求恢复被迫害的同志的职务。在各方面的努力下,聂凤智回来了,吴德江也挺过来了,这些对许世友说,都是喜讯。许派人去广西接回聂凤智,并在家里让他们全家团员,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许世友出任广州军区司令员。为了保护小平同志,许安排去广州,并时刻保卫他的安全。到南京来,考虑许司令的腿有伤,特地到家里看望他。许见到邓很感慨,夸改革开放政策好。小平谈了一些对部队改革的设想,首先要换装,许表示要带个好头。

  1985年换装后,许司令还是穿了一辈子的旧军服。吴德江和他相约,要活到八十岁,许表示他们要活一百岁。体检时发现许司令得了肝癌,而且是晚期。许自己不知病情,不愿意住院治疗。此时已是军区总医院主治医生的雯雯极力劝说,乃至命令,许才住院治疗。住院期间,他天天吵着要喝酒,不让喝酒就不吃饭,让田普和雯雯很为难。许司令一直很乐观、坚强,关心吴德江的身体超过关心自己的身体。主席来看望病中的许世友。许世友和陪伴一生的老战友吴德江都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开国功臣、骁勇将军,中国人民解放军三星上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忠于党、忠于人民,光明磊落、诚恳率直,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个性将军。许世友性格刚烈,勇猛无畏,曾7次参加敢死队,5次担任敢死队长。平时上阵,他总是左手提一把沉重的大刀。战争舞台上,他的指挥才能卓越。他在胶东带领部队与数倍之敌周旋。在母亲面前,他永远是恭顺的孝子。许世友对母亲言听计从,一直保持着中国最传统的跪拜礼节。

  与许世友结识,当兵到保安大队。惊喜发现两人碰巧同年同月同日生,即结为弟兄,保安队高队长为娶三姨太逼大家凑份子送钱,士兵们不满。吴德江最终被逼带大家投奔红军,为夺李静轩的武器,一起参加了王树声指导的战斗。战斗中吴德江身负重伤。

  被派到鄂豫皖中央分局任主席,邂逅许世友后,对他的军事才能大加赏识,破格将许世友从连长提拔为营长。张国焘搞肃反,很多人被打成反革命,包括的妻子和特委书记郑东胜。

  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温婉贤淑。吸引了许世友的视线。许世友总听说她名字叫田普,很高兴,说他们老家就有田普乡。在腊梅、吴德江等人的帮助下,乡亲们替许世友和田普办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

  在这部剧中,开拍时定下由古月出演,但后来古月突然辞世,这也成为了《上将许世友》一个永久的遗憾。

  这部戏是在夏天拍摄,因为是军队戏,军人都穿得严严实实的,拍列队的戏,战士们一会儿倒一个,热得都中暑了。演员们也是,拍戏的时候脸色还正常,再往身上看,衣服从里到外都是湿的。

  拍摄一场攻城戏时,100名队员每人顶着一口大锅,子弹打在锅上,劈劈啪啪。拍戏当天,100口大锅是新运到的,锅口锋利如刀片,战士们举着锅,手正扶在锅口上,拍了一个来回,有的战士手被拉破了一个大口子。

  义相结合之手法,塑造了一位百姓心目中喜爱的艺术形象。该剧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为一体,全剧故事跌宕精致、人物真实可敬,是近年来表现革命将帅题材影视作品中一部上乘之作。

  该剧全景式展现了许世友将军荡气回肠的传奇人生,着力塑造出一位忠于党、忠于人民,光明磊落、诚恳率真,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将军形象,故事真实可信、人物鲜活可敬,是表现革命将帅题材影视作品中一部难得的好作品。